您安,我是赤血。

-

恭喜你点开了1个真实白吹的博客。

-

头像是我亲亲蓝鸽给画的人设图x背景是自己的手写。

是在校大学生,欢迎你来我的文字世界一游,没了。

 

而立//西湖组

西湖组:吴邪x叶修
#有肉渣
#私设老叶三十
#文笔很迷

杭州五月份的尾巴,已经渐渐染上了夏天的气息,一如江南地界的潮湿闷热也跟着季节的脚步姗姗落座。西湖水明镜似的,晃晃的映着来来往往游人的心,临到走了,心也和明镜似的,有很多人的很多事也就在那段行走里思明白、想清楚了。
关于这点,叶修是打心底的佩服,他也是打心底的喜欢、感谢这片水。他和吴邪,相识于此,相会在此,就连确定关系也是在这里,故而让他认为,这里是一块福祉,整个杭州人的福祉。
说起来,叶修是真的不喜欢退役后的日子,闲的慌,他整日三点一线——家,上林苑,吴山居。饱食终日,游戏里不再需要他去操心,偶尔登录游戏也只是因为同人有约定pk之类的琐事,吴山居有王盟一个人顶够,家里吴邪总是不在,老往外跑,三天两头的,俩人也没捞得什么长聚的时候。所以叶修一天到晚就晃悠,飘零散叶似的,但只要那个人一回来,叶子就又长回了树上,有了家。
二十九号一早,他就从家里溜达到了吴山居,坐在那些个他不知道年份的古董椅子上,和王盟扯些家长里短的,喝了几杯龙井,承了句王盟的祝贺,掸了掸衣服又晃悠着去了上林苑。
兴欣俱乐部里的众人对于叶修每天都老干部似的来走一圈都司空见惯了,人人瞧着他都能笑着玩笑两句,一点没有拘谨。今天似乎有那么些不同,玩笑话的第一句打头都是祝他生日快乐,各式各样的,有让他这一岁里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还有祝他又老了一岁的,更甚者贺他早生贵子。
“老叶,来啦。”叶修推开训练室的门,打眼就瞧见方锐站在门边,眯着一双眼,笑嘻嘻的。
“来了,你不训练打着杵着干嘛呢?吉祥物也轮不着你来当啊。”叶修也跟着方锐一起笑。
“哎,话可别这么说,今儿不是你三十岁生日吗。”方锐摸了摸鼻子,嘿嘿笑道。
“我都是老人了,你还打算怎么闹我?”叶修绕开方锐,扫视着训练室里的人。
方锐乜了他一眼,“合计着我方锐就只会闹你是吧,能不能想点好的。陈老板说请你吃午饭。”
叶修把方锐刚才瞟他的那一眼看了回去,笑了笑走进室内,“怎么不是晚饭啊?”
“诶哟——你这话酸谁啊。你叶大神过生日啥时候和咱吃过晚饭啊。”方锐自顾自的炸上了。
“酸你。”叶修呵呵的笑,“走吧,咱去改善伙食。”
-----
吃了午饭,兴欣一行人目送叶修绕着西湖慢吞吞的走了。叶修很少整天整天的蹲在俱乐部里,这些年,兴欣早就不是当年叶修一手拉扯的草台班子了,运行得有模有样,所以大家也就不需要叶修整天和个大爷似的坐在那。而叶修一个人在家里倒也乐的清闲。抓一把茶叶,一壶烫水滚过,陪伴他的是吴邪书架上形形色色各式各款的书本典籍,这人呐,一窝进沙发里,不到晚饭时候就不见的出来。
叶修觉得,退役这些年里,是他整个人生中学习知识最多的时候。而吴邪,就和在杭州搭了个棚,放养他似的,偶尔回来一趟,陪他个几天,而后又马不停蹄的忙着全国各地的飞。不过好在雷打不动的,傍晚定时定点的一锅电话粥,小日子倒过得平平淡淡,却也不觉乏味。
下午三点,叶修正窝在沙发里读吴邪临的帖,门铃突然嚷起来,把读得津津有味的叶修吓了一跳,他有些好笑的平复着心跳,开了门却又被吓了一跳——门口是一小姑娘,手里抬着一盒子,一看见他就和在大马路上瞧见熊猫似的,双眼贼亮。一个劲问他是不是叶修,打荣耀的那个叶修。
叶修这个人吧,对熟悉的人开嘲讽,但是对待自己的粉丝还是好的不行的。毕竟这些自发汇聚在一起的人们还是给予他很多感动的,也让他没由来的对这些人们由衷的感到骄傲和感谢,“是,我是叶修,打荣耀那个叶修。”他笑,伸手拍了拍小姑娘的头好让她恢复情绪。
小姑娘又叽叽喳喳的说了好多话,最后才小心翼翼的向叶修讨要签名。叶修笑,转进屋里翻了前些年俱乐部给他准备的写真图册,飘逸出自己名字后,抱了抱小姑娘,用图册交换了一句生日快乐之后,小姑娘才乐滋滋的抱着图册离开。
送走女孩,叶修蹲在门口就开始拆盒子。他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一把美工刀来,慢吞吞的拆。白色纸盒里是一个透明盒包装的蛋糕,不大不小,叶修大概比划了一下——这是他和吴邪俩人吃得完的量。内盒精致的丝带绳结上落了一张巴掌大的卡片,白色的一张,简简单单的。
他翻过简单的卡片,清俊有力的字体在卡片上述说着欢欣爱意,末了他收获了今天最重要的道贺之一。他笑了笑,托了蛋糕放在餐桌上,拿起手机拨打了通话记录里最频繁的那个电话。
“回来了?”他把自己塞回沙发,开了免提丢在茶几上,又去翻那帖子。
「稍微有点事,现在还不能回来。」男人的声音被电磁波传到这头,清亮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那头沙沙的,有些吵。
“恩,早点回来,”叶修有些漫不经心的回着吴邪的话,“别醉死了。”
「是。」吴邪在那头笑,低低哑哑的声音让叶修心底的思念有些翻腾。吴邪自从年后出去过,到今天回来,差不多五个月了,四舍五入也就是半年了。
-----
结果吴邪到晚上六点了才回来,他推门走进屋子的时候,叶修正在吸溜最后一口面条,见他回来了,双眼笑得弯弯的,含糊不清的对他表示欢迎。他笑,今天不大注意,让人多灌了两口,这时候有些上头,晕晕乎乎的,“你都弯成泡面了,还吃。”
“诶,蚊香叔叔,话可不能这么讲。”叶修喝了一口面汤,嘻嘻笑着。他认识吴邪十年了,从他三十岁到现在四十岁,这人一直不怎么看得见变。那张脸除了表情偶尔会出现那种饱经世事的沧桑,年轻得瞧不见岁月这把杀猪刀在他脸上留下的痕迹,好像这张脸格外受上天垂怜似的。
“你就贫。”吴邪好笑的指了指叶修,唇角的弧度让叶修忍不住跟着他一起笑。
叶修不记得很多在一起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了,却依然还记得,第一次在西湖边遇上吴邪的时候,吴邪坐在长椅上抽烟,头发乱蓬蓬的,青青的胡茬也没刮,却在不经意间让叶修觉得男人透着一股子颓废的慵懒——朋克。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坐到了男人身边。那时候叶修刚拿了两个赛季冠军,说没有点意气风发都是骗人的,也是个年轻小伙,不知轻重。庆幸还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没把这厉鬼给得罪了。不过这厉鬼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被得罪了的。
“那边有这么多地方为什么偏偏坐在我身边。”男人淡淡地瞟了他一眼,眼神平淡,与其说是平淡,不如说是死水一潭,看不出有什么情绪。烟嗓独有的人沙哑让他的声音在湖风的吹拂下有些失真。男人的口音有些奇怪,有着些苏杭地界的吴侬味道,可又偏偏还有些京片子的地道气,矛盾却吸人,像这个人一样。一双眉眼清秀,可乍看又像个无人管的邋遢大叔——淡漠却又冷不禁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叶修觉得,一见钟情这个词是多么的准确,有的人,偏叫你看他一眼,就再也忘不了了,像是那一眼便将他烙入骨骸。而于叶修,吴邪就是这个“有的人”。
“那些地方,没个人气,冷。”叶修也跟着他点了杆烟,对着西湖宁静的水,微凉的湖风抚摸着脸颊,籍此偷走身体上的热气,嘻嘻地溜了。这当然只是个借口,他自己也丈二和尚,怎么就坐在这男人身边了。或许是男人周身的气场太过于吸引人。
再之后,两人一夜无话,顾自的吧嗒着自己的香烟。至于他们是怎么熟络起来的,那只能说是托了叶修马虎大意的幸——在掏烟的时候,把身份证留在了长椅上。让后走的吴邪捡着了。
缘分本来就是一种很狗血的东西。
有时候,叶修还会嘲讽他俩这是一段孽缘,可也没舍得放下这所谓孽缘。
这两个人相遇简单,确定关系简单中还有着那么点狗血。从遇见过吴邪后,叶修一比完赛就往西湖边上跑,打嘉世主场还好,打客场就有些奇怪了——哪有队长一下飞机就往西湖边上跑的。不过谁也不在意叶修为什么这么做,一来没谁对他太上心,而来没人去,或者说没人敢质疑队长这些奇怪神经的想法。
他这一比完了赛就到西湖边溜达,也总会遇上吴邪。有时候他愣要觉得他和吴邪有缘,不然怎么他什么时候去什么时候就遇上。然后有一次他和战队吃了庆功宴,喝了点酒,叼着杆烟就又朝着西湖去了。半路上还鬼使神差的到超市里买了块德芙,然后一如既往的和吴邪在西湖边“不期而遇”了。
“老吴,真巧啊。”叶修站在石栏边和吴邪打招呼。
“是挺巧。又打完比赛了?”吴邪也轻车熟路的和他打招呼。
“又拿了个冠军,吃了顿饭。”叶修笑,“我俩这都可以遇上,也是心有灵犀。”
“确实有点这意思。”吴邪笑。
叶修慢悠悠的把巧克力递到吴邪眼跟前,“你知道它的故事吗?”
“Do you love me?”吴邪笑。
“Yes,I do.”
后来了,叶修才知道,吴邪那年把没那么忙,一有时间就去西湖边蹲点等他,等待着和他“不期而遇”。这哪是什么心有灵犀,不过是一见钟情,叶修是,吴邪也是。
-------
“这我都还没弄着晚饭吃呢,你都吃完了。”我吴邪靠在叶修椅背上,似有些埋怨的说道。
“那还有整个蛋糕呢,你不回来我都没敢碰。”叶修双眼粘在电脑上就没再扯下来匀出来一点给吴邪,只是嘴上不得闲的和吴邪聊天。
“小朋友,我这个孤寡老人,好不容易回趟家,你就这么冷落我?”吴邪抬起叶修的下巴,强迫叶修把视线放在他身上。
叶修眨了眨眼睛,嘴唇一掀,偷了个吻后,“我男人怎么就这么帅。”
“你就知道贫,不走点心。”吴邪好笑的拍了拍那脸婴儿肥,嘴上这么说着,心底却悄悄乐开了花。吴老板口是心非的能力也是一流的。
“叔,咱可以走走肾啊。”叶修把吴邪的手从脸上扒拉下来,电脑也不管了,“走呗,陪寿星过生日去。”
叶修生日,吴邪总记得着要给他买个蛋糕,然后不管忙不忙都要回来陪他把蛋糕吃了,也总要从忙碌的日子里抽出十天半个月陪叶修。在确定关系的时候,吴邪就说了,他吴邪不是一个会谈恋爱的人,甚至他已经让小前半生的生活打磨得有些没了人样。
吴叔叔就是一个骗子。
他分明在用他的方式宠着叶修、爱着叶修,哪有他自己说得这么不堪。
爱情是多变的,在不同的恋人之间有不同的模样,没有一个人爱着心上人的方式会和别人一模一样毫无二致。它就好比世界上永远没法找到一个一模一样的人一样。
-----
被贯穿的前一秒,叶修在异常认真的思考——他和吴邪究竟是怎么从餐桌到的床上,似乎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水到渠成似的,以至于也想不清楚是因为什么。而下一秒,叶修就再没了思考的能力,只能攀着吴邪,溺在吴邪给他创造的欲海里浮浮沉沉。
男人之间好像就那么回事,一个小动作也可以擦枪走火,而后真枪实弹的干上一发,就着汗液拥抱彼此,仿佛整个世界空旷得只有两道呼吸,倒也是真真爱到了骨子里。
“生日快乐,叶修大朋友。”
就在叶修快要睡着的时候,他感觉到吴叔叔揉了揉他的头,耳语了什么。
第二天吴邪又是起了个大早,在家里晃晃悠悠,估摸着叶修快要起床就钻进了厨房。这么贴心又贤惠的男朋友,也难怪叶修总觉得吴邪是居家必备,也就是因为这个,他才固执的觉得自己不该是下面那个。
奇怪的想法。
叶修起床后,先是溜达到了厨房,掴了一巴掌男人的屁股,心满意足的揩了把油又偷了个吻后才慢悠悠的去洗漱。吴邪也都随着他闹——反正就是和一个小朋友过日子。
“早啊,老吴。”
“早。”
最甜蜜的告白也不过如此。
Fin.
爆手速也救不了我的玩性……爆字数了,本来说写3500+的,写了4300+。

May
27
2017
 
评论(6)
热度(96)
上一篇 下一篇
© 鹤田清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