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你点开了1个真实白吹的博客。
年更博主,慎关。

 

存一哈我的脑内片段

9.9
◎他们第一次尝试接吻,嘴唇小心翼翼贴合着嘴唇,柔软的触感从神经末梢开始引吭高歌,直达大脑。或许是爱得似夏夜狂风里乱做,两人都红了脸,两双青涩的眼对视,盛满笑意与爱,广阔天空的星子都被他们收进了堪堪四只眼里,忽闪忽闪的。所有的生涩都献给彼此,唇齿相依,舌尖缠绵,甜味好比成熟的蜜。

◎汗水滑过他滚烫炽热的肌理,烫得喉咙忍不住发出气音,混杂着爱欲的低吟。那份炽热愈发涌入身体深处,碾压着极湿热的地方啮咬啃噬,电流窜入血管,汗珠滚落,被吸纳包含。

9.10(我感觉自己脑子里全是黄色废料)
◎男人身上有好闻的味道,被空气运输着送入鼻腔,香味分子悄悄扩散。他不由自主的吐出一口气,上半身向后倒去,试图躲避这气味的包裹,舌尖不自觉地从口腔里探出,湿润了干燥的唇,殷红莹润。这股气味令他脸热,他夹紧双腿,脑海和身体却在播放男人低喘着抚慰他的桃色画面,他闭上眼,喉头压抑着屈辱的嘤咛。

9.11
◎夏日炎炎,球场上肆意挥洒汗水之后的欢愉便是痛痛快快冲去浑身臭汗。韩信别了一干球友,嘴里吹着挚爱的李斯特,曲调跳跃,步子轻快。他一把拉开宿舍的门,曲调戛然而止。发丝对惯性没有抗拒,细细的搔着脸颊,他呆呆的看着里头的人,轻柔的痒意悄悄钻进心里。
   屋里那人显然也没有反应过来,衣衫被双手带起,露出未长成的、属于青年薄薄的上半身,皮肉依附在骨架上,白皙的皮肉在盛夏的阳光里白到透明,运动裤绑带松散的垂在胯间,松紧带边缘能够窥见黑色的内裤布料,宽松的篮球裤下一双细白的挺直小腿收束在干净的脚踝。
    “那个,是你走错了。”韩信不着痕迹的摸了摸鼻尖,侧着身子让出一条路来。(信白)

9.12
◎他在圣诞夜的风雪里裹了一斗篷的寒,绅士帽檐下是冻红的鼻头与脸颊,似白雪腊梅。男人温热的手掌攥着他的手腕,他们在昏暗逼仄的狭小巷子里唇齿相依,热度从相接的唇交汇,然后分享。终于,他那唇也变得艳红,是红艳艳的梅,缀在玉似的脸颊上,热气在空气里弥漫蒸腾,虚化了他的脸,情浓缱绻。

9.15
◎他们爱得像是梅子青茶。煎一壶凉水,沸腾时放下茶叶,叶片在水里打转,悠悠发散勾人的清香。拈两颗青涩的、尚未成熟的硬脆梅子,瞧它们醉在迷人茶香里,清淡的茶香混入了梅子青涩的酸。饮一口梅子青茶,茶的清苦伴着梅子青涩的酸占据了口腔,一口滚烫的茶落入胃袋,口腔里留下了混合的甘甜。吻一口苦,品一口酸,拾掇起细小的甘甜咽下满腔热泪。

September
09
2018
 
评论(4)
热度(9)
© 赤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