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你点开了1个真实白吹的博客。
年更博主,慎关。

 

关于李白新模//信白

我尖叫,白哥怎么这么好看,这个模太好看了吧。

“老白,起床了。”
李白还在睡梦里三尺青锋划破天际的时候,就听见有人在他耳边嚷嚷。他心想等他把韩信衣服劈成碎片再说,马上了,可今年这点尾巴好像走背字,最后一剑就能碎完全了,他却被摇醒了,他猛然坐起,就看见韩信看着他,笑得春风化雨。
“韩信,我劈死你。”李白两眼一翻,又跌回被子里,伸手抵住韩信越来越近的脸,“我又没有收到召唤令,叫我干嘛。”
“老白,你昨晚上又喝了多少?”韩信凑过去捏了捏李白的脸,把人往里头挤了挤,躺上了床沿那点位置,伸手给人拉到怀里。
“唔、我记得昨天没醉。”李白动了动,熟门熟路地在韩信怀里找到最舒服的姿势,心不在焉的回答着。
李白已经很久没收到召唤令了,原因是,他的青莲被苏烈带走了,说是要给他的青莲修缮一下。李白心想,休息些日子也是好的,就让苏烈带走了,现下他就只剩后悔了,他都快小半个月没见着他的青莲剑了,整天就只能看着韩信接了召唤令来来回回的跑。
“头发长了。”韩信手指抚过李白后脑的头发,棕色发丝软软的。
“你的也长了。”李白笑,“别再说话了,让我再睡会。”他在床上找到了韩信的手,摸上去牵着,闭上眼睛又想睡觉。
哪想韩信却笑了起来,扯了根李白的发丝,李白一个猛然惊醒,瞌睡虫让韩信这么一吓,全跑了。他怒视着韩信,眼神凶恶,大有谋杀亲夫的想法在里头,“召唤令来了,心肝、睡不了了。”
“胡扯,青莲都不在。”李白翻过身去背对着韩信,扯了褥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苏烈今早上给你送来了。”韩信把那个毛毛虫扯开点皮,贴在李白耳边说着。手上也不闲着,把就穿了一身亵衣的李白从褥子里掏了出来。
“你没与我说笑?”李白一坐起来,立刻挂到韩信身上,双腿一蹬,把人按在榻上,死死盯着问。
韩信支起上半身去亲李白的唇角,“我干嘛同你说笑?”
“没有我今天就劈了你。”李白靴也不穿了,赤脚踏在地上,扭头对韩信撂下一句狠话就忙不迭噔噔的往外房走。韩信侧躺在榻上,曲起手肘支着头颅,笑着看李白那个雪白亵衣的背影。
“老白,连着新衣服一起拿进来。”韩信突然这么扯着嗓喊了一句,李白在外房应了声好,便见李白抱着长剑和新衣眉开眼笑的回来了,“靴也不晓得穿,地上多凉啊。”待李白走到床边了,韩信忙把人拉上床,使手去捂李白冰凉的赤足。
“青莲真好看啊。”李白被韩信团在怀里,他则抱着新的青莲反反复复的看,细长手指抚了又抚,还小孩似的拨了拨那大红的剑穗。
韩信的头贴着李白颈项,看着李白的动作,吭哧吭哧的笑开了,“你比青莲还好瞧。”手掌不安分的在李白敞开衣领露出的雪白胸膛上摸了两把,“你不去瞧瞧你的新衣裳?”话虽是这么说着,韩信揽着李白腰身的手臂并没有松开丝毫。李白也懒得同他计较,伸长了手去扯那新衣裳,索性方才便是放在榻边。
“亲一个。”韩信存心闹他,李白还没得看新衣裳,他便钳着人下巴让他侧过头来便吻了上去。李白只当他撒娇,腾出只手来顺着那头长发轻抚,任由他抵开齿关在口腔里搜刮。亲也亲完了,闹也闹够了,韩信含着笑,又在李白胸膛上摸了两把,揩足了油,“老白,为夫伺候你更衣。”
李白心情正好,便不管韩信嘴上胡诌,嘻嘻哈哈的从韩信手里抢回腰身,又是赤足的和韩信闹着钻去了屏风后头。
“做甚脱我亵衣!”李白让韩信揩了一早上油,终于还是爆发了,他按着韩信要扯他衣物的手,咬牙切齿的说。
“心肝,召唤令来得急,为夫就是想做点什么时间也不够啊。”韩信好笑,把人扯到怀里搂着,扣着他腰身开始脱那雪白亵衣,脱罢还挺高兴的在那柔韧腰肉上又是几把好摸。
“韩重言,你给我收敛点。”李白叫他摸得骨头里都觉得痒,在他怀里扭了扭,拽着韩信头发把他头颅往后扯。
“好好好,松手松手。”韩信忙陪笑,从屏风上拿了新亵衣来给人穿上,又是规规矩矩的侍候着穿了整套,抱着手臂倚墙,似笑非笑的打量着李白,“出去别给人占了便宜去。”他伸手去将李白长了的发捋到一边,又替他把剩下的头发往而后捋了过去。
李白侧头看他,“你怎恁啰嗦。”语气虽是不耐,面上却是含了笑的,一双桃花美目笑弯了,眼里春水盈盈。正好晨光往窗枢里透了出来,在那雪白的颈子和半敞的胸膛上抹了一层柔柔的亮色。
看得韩信不自觉吞了口津液。
“再亲个,亲了为夫替你画眉。”韩信贴着李白耳侧厮磨,捏着人下巴往自己这头转。
“你就知道亲。”李白笑着,倒也乖巧的侧着头去送给韩信亲。韩信乐得接吻,一边胡乱的亲着,一边把人往外带。
吻罢,李白已被压在了圆桌上,桌上放着提早准备的软笔。韩信扣着人后脑,拈起笔,着笔尖细细的在李白的眉上描摹。那手稳稳的将眉画了,又在李白眼角点了个泪痣,软笔才被放回桌上。
韩信手沿着亵衣领子在李白腰身上又是一阵好摸,摸罢侍候人穿了靴,抵在墙上一顿亲吻,直到两人唇瓣红肿他才悻悻放了李白,“老白,快去罢。早去早归,在外头休得拈花惹草。”
“待我得胜。”
晨光也欢喜这俊朗儿郎,斑驳的直往他身上贴去。
“待你得胜。”
fin。
呜呜呜……前后画风不一样,呃、原因大概是前头我实在困得受不了了,又有点小晕车,后来好了,画风也就变了。

December
29
2017
 
评论(14)
热度(185)
© 赤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