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号了。朋友们再见。

尽快取关吧。。。。

June
03
2018
全文链接

旧文瞅这。
……好烦啊,能不看便不看罢。我这人怪得很,三天两头就想删点东西,删干净了我最高兴。
只恨lof不能删了账号,不然我肯定他娘的删了账号就溜。

May
20
2018
全文链接

跟风一下,拜托不要零评?

April
30
2018
全文链接

存一对名字写少暗。
少林——空度
暗香——玉春风
取自“春风不度玉门关”《凉州词》王之涣
umm,之前存了写华武的那一对我会写的,写个独一份的短篇吧,这个也一样。
闲下来我就写写性格与背景。

April
16
2018
全文链接

贪痴//信白r

#街霸x狐狸
#体型差
#ooc有,烂尾有

好久不见……。别打我。
老规矩,车车评论可见。

April
11
2018
全文链接

动描//楚胡

#动作细描练习
#人物属于古龙,ooc属于我
求您,不晓得是什么动作也别问我,因为我已经无法描述清楚了,这是我最大限度了!

江南烟雨中,墨色山丘,雨榭香树,孩童嘻嘻的笑闹着,这绵软的雨丝珠串银线一般自灰墨的天空撒下,比闷在屋内守那寒窗十年,等劳什子一举成名有趣多了。
楚留香是在酒馆外的残破的墙垣下看到胡铁花的,他那挚友倚靠在在那石砖上,睁着一双眼盯着烟雾似的雨珠瞧。雨水在胡铁花脸上汇聚,他的眉毛被水凝聚,而后那水液顺着那浸水蝴蝶的脸滑下,顺着颈线滑入衣襟。
他向外蔓延了一种极安静的氛围,连雨落都悄悄地。
这也是小胡。楚留香这么想着。
或许在江湖人眼里,潇湘侠盗、风流教主花蝴蝶,就总该一副义胆豪情,壮志凌...

April
02
2018
全文链接

两份大纲,有缘人可见。

随便瞅瞅吧,我觉得我写出来大纲了,但没一个可以写的。(手黄再)

①幽灵/将军信x浪子游侠白——灵车漂移,糖里埋刀(略白哥中心)  BE
李白近来遭了鬼压床,没几日身边多了一个幽灵,这幽灵痞坏痞坏的,嘻嘻哈哈地把李白哄上了床。终日跟在李白身边,李白对于与这幽灵在一起的日子熟悉又陌生,而那幽灵似乎也对他的一切非常了解,甚至能说细致入微。一来二去便情投意合谈起了恋爱。谈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好友(我也不知道谁)发现了李白的异样,便带着李白去找了一个巫祝(大乔/张良/别的谁)。不想那巫祝一见李白便问,“你又来了。”李白对她有和韩信一样的感觉。友人替他说明了来意,那巫祝沉吟半晌,才问李白,有关陈年...

March
25
2018
全文链接

存个名写华武——季南风(武当),李梦洲(华山)
取自,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西洲曲》)

March
14
2018
全文链接

关乎友情//楚胡

旁友,吃我一口楚胡安利嘛x
短打。

“老臭虫,你要么就与我老胡恩断义绝,日后不行往来。要么,你就和我睡一晚上。”
“两个选择,你要哪一个?”
楚留香从未想过他的挚友酒后竟会这样的,胡言乱语,可他本该不再胡来的心脏却在这时无端端的便擂起了鼓,撞得他胸腔生疼。他伸手去抢胡铁花手里的酒坛子,那人却瞪着他,抓的死紧,无论他如何发力,就是不见不撒手。
“老胡,你醉了。”楚留香无奈,只能放弃了和一个酒鬼挣扎,他收回手,拈起桌上的酒杯,端那一幅风雅架子,慢慢的喝。他的酒喝得太慢,胡铁花就看着他慢慢的喝,等得枯了沧海,烂了桑田,才见那双秀丽的手,将那白瓷的酒杯放回桌上。他桃花似的眼,才终于与那醉鬼对上。
“醉不醉无关...

February
25
2018
全文链接

我今天看了科普,前列腺高//潮
等我,我记一下,会记得写的!

February
20
2018
全文链接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 此号主已弃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