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你点开了1个真实白吹的博客。
年更博主,慎关。

 

十二//信白

  街头霸王x青莲剑仙

  分级:G

  私设:奴隶信鸽和王爷白鸽的友情(?)故事,没有恋爱情节,随便看看吧。对不起,是我的萌点故事。嘤嘤嘤。怎么说!!!我就是白吹!!!!!!

-

  蜀地山水墨画一般的,那天神信手一挥,那山便成了刀削似的一个个剖面。绵绵山尽处,漆黑城门大开,门内热闹非凡,天空落下的细雨也叫那份热闹蒸腾挥发了。灯火温柔,韩信策马飞奔,身为逃奴心中便不免急躁,无心去赏那俊朗的山。他是被汉人从吐蕃草原上抓来的,昨夜好不容易寻到机会偷了守夜人的马,纵马奔驰,跑了一夜方到此地。

  马儿喘得狠了,韩信便知道——这马儿不能再跑了,再跑下去,怕会因他丢了命。他轻叹一声,翻身下马...

September
16
2018
全文链接

存一哈我的脑内片段

9.9
◎他们第一次尝试接吻,嘴唇小心翼翼贴合着嘴唇,柔软的触感从神经末梢开始引吭高歌,直达大脑。或许是爱得似夏夜狂风里乱做,两人都红了脸,两双青涩的眼对视,盛满笑意与爱,广阔天空的星子都被他们收进了堪堪四只眼里,忽闪忽闪的。所有的生涩都献给彼此,唇齿相依,舌尖缠绵,甜味好比成熟的蜜。

◎汗水滑过他滚烫炽热的肌理,烫得喉咙忍不住发出气音,混杂着爱欲的低吟。那份炽热愈发涌入身体深处,碾压着极湿热的地方啮咬啃噬,电流窜入血管,汗珠滚落,被吸纳包含。

9.10(我感觉自己脑子里全是黄色废料)
◎男人身上有好闻的味道,被空气运输着送入鼻腔,香味分子悄悄扩散。他不由自主的吐出一口气,上半身向后倒去,试图...

September
09
2018
全文链接

请大家都去看她!!她是天使嘤嘤嘤!

eder:

文章片段来自 @赤血。
已取得作者授权。

特别喜欢这段的感觉,在原文还没完结的时候,靠自行理解画了一条【误导向】条漫(淦
正文发布以后希望大家都去看,是关于两个小年轻的初恋故事。

September
03
2018
全文链接

自存用年龄分级

美国:
G级(GENERAL AUDIENCES All ages admitted):大众级,所有年龄均可观看。 该级别的电影内容可以被父母接受,影片没有裸体、性爱场面,吸毒和暴力场面非常少。 对话也是日常生活中可以经常接触到的。
PG级(PARENTAL GUIDANCE SUGGESTED Some material may not be suitable for children):普通辅导级,一些内容可能不适合儿童观看,有些镜头可能产生不适感,建议在父母的陪伴下观看。 该级别的电影基本没有性爱、吸毒和裸体场面,即使有时间也很短,此外,恐怖和暴力场面不会超出适度的范围。
PG-13级(PARENTS...

August
11
2018
全文链接

可乐加冰,爱我走心//信白r

逐梦之影x敏锐之力
私设:影帝x电竞王子,已交往并公开出柜(。)
分级:NC-17
@长恨歌 的车,他人请勿转载,谢谢你。

-

夏日的蝉在树梢上叽叽喳喳的乱叫,漆黑天空上有星子点缀,路灯在无人的街道上撒下寂寞的光。人力捏扁的易拉罐被抛高,划一道弧线后落在垃圾桶边。

“shit。”坐在长椅上的青年垂着眼低骂了一句,他把双手揣回卫衣的兜里,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他慢吞吞的吐出一口气,眼神呆滞的盯着前方,看不出来在思考些什么。

胃袋不如主人能忍受寂寞,空荡荡的便发出不满的声音来,咕噜噜的喊叫出声。青年抬了抬眼睛,上半个身子前倾了倾便站起来,脚步不稳的抓起背包随意的挎在肩上。他拉高了卫衣的拉链遮住...

August
11
2018
全文链接

一个置顶

你好我是赤血。

来来去去走走停停我还是把号捡回来了,不满意的不好的我不要的文我都删掉了,留下的都是自己觉得还可以的。

----

很高兴能有人点开它看,那么我就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圈名是赤血,怎么叫都好,你喜欢我就喜欢。

◎是个写文的,是个语Cer。(lof上只发文,不发戏。

◎文笔文风都不是自己满意的,但是我会努力让自己进步的。

◎我不是一个自信的人。我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差,但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坏事。

◎我写文,是为了自己开心而写的。读者读了觉得开心,觉得好,那我也觉得开心,觉得好。我的文可以给任何仔细阅读的人评判,但我不接受盲目批评。

◎墙头不多,一个信白。偶尔给亲友写点...

August
02
2018
全文链接

妖猫传真的是,妙啊。
李白那段,唇上点墨也是,这个疯子,我爱啊。
云想衣裳花想容,也是,妙啊。

他品一口墨香,混着浓郁的酒香,心思豁然开朗。他笑,一双桃花笑得好似一江秋水,落尽了他此生所有情愁,爱慕难诉,他道:云想衣裳,花想容呗。

妙啊。

February
13
2018
全文链接

朱砂印//信白

给老凉的生贺。 @阿凉啊
具体哪天我不晓得,我最近真的瓶颈难受,唉,老凉随便吃吃就算了。

韩信有一块玉佩,总挂在腰间与其它配饰混在一起叮叮当当。那玉佩一看便非凡物,形似凤翔九天,色是碧水青莲。
他得了这块玉,便将心都交付了出去。说来这不过是年少时候一场奇遇。
那年他亲母刚去,世界都失了颜色,他心气高,不愿母亲草草葬了了事。那时年少,偏觉得他母该有一座气派的百人之墓,乡人都笑他,觉他异想天开,便不当了事。
他终日忿忿,却也无法替亡母寻一处体面地界归葬。朝出暮归,一日累得再无更多气力去思考家中其他事物,只草草瞧了亡母尸首,便双肩一垮,倒在了榻上。周公想将这年轻儿郎唤来与他敞怀共饮,韩信却在躺下后猛然坐...

January
18
2018
全文链接

社会苦哥青莲剑//信白

这是一个有毒的新年贺文,真的。
青莲剑单箭头我白,我信白双箭头(。)
青莲剑是梦间集的那个青莲剑,tag我还是不打了。

有个笑话,李白学会了暗恋,整个峡谷最先知道的,是李白的剑。
青莲是剑的灵,自李白十七岁离开蜀中便和李白在一起,一人一剑,说是相依为命也不为过。他伴随李白三入长安,在玄铁城墙落下豪迈笔墨。他知道这个二十出头的男性,有多优秀,多令人着迷,而他,便是沉沉溺毙在李白这坛纯粹甘美的酒酿里,醉得不能自拔。他喜欢别人唤李白作李青莲,然后欢喜很久。那样,他们好似就是连在一起的,假象他爱李白,李白亦垂心与他。
“青莲,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了。”直到那天正午,青莲幻了灵身与李白躺在长城外的草地上,盯着湛...

January
01
2018
全文链接

关于李白新模//信白

我尖叫,白哥怎么这么好看,这个模太好看了吧。

“老白,起床了。”
李白还在睡梦里三尺青锋划破天际的时候,就听见有人在他耳边嚷嚷。他心想等他把韩信衣服劈成碎片再说,马上了,可今年这点尾巴好像走背字,最后一剑就能碎完全了,他却被摇醒了,他猛然坐起,就看见韩信看着他,笑得春风化雨。
“韩信,我劈死你。”李白两眼一翻,又跌回被子里,伸手抵住韩信越来越近的脸,“我又没有收到召唤令,叫我干嘛。”
“老白,你昨晚上又喝了多少?”韩信凑过去捏了捏李白的脸,把人往里头挤了挤,躺上了床沿那点位置,伸手给人拉到怀里。
“唔、我记得昨天没醉。”李白动了动,熟门熟路地在韩信怀里找到最舒服的姿势,心不在焉的回答着。
李白已经很久...

December
29
2017
全文链接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 赤血。 | Powered by LOFTER